JoceLyn007

开loft是为了看靖苏,站诚台。德哈党,疯狂迷恋00Q,欧美圈漫威二次元各种其他CP杂食。男神糖豆森。污力满满随时上车(*/ω\*)

【00Q】Bonne année(新年贺文/一发完)

*碎碎念:这是迟到了的新年贺文... 就是为了告诉你们我还在!只不过期末了论文啥的一堆事……等我放假了就会浪起来的!还存了好几个梗没有写呢!

2016年最大件事应该就是我开始自己动手写粮了吧,能得到那么多小红心真的特别开心~ 还被锅搭讪进了00Q的脑洞群,大家都特别可爱给了我很多灵感(虽然我一直万年潜水...跪下赔罪QAQ)

2017年我还会乖乖呆在00Q坑底的,希望能写出更成熟的文!请多多关照啦~笔芯❤

* * * * * *

 

正文:

他们确定关系的第一个圣诞节没能在一起过,Bond被派去保加利亚出外勤,Q依然是远程协助,经典的MI6圣诞节安排。不过话说回来了,圣诞节对他们来说从来就不是什么重大的节日:Bond从小失去了能一起过圣诞节的亲人,而虽然Q的母亲是忠实的教徒,但他认为自己大概已经犯了主不能饶恕的罪*,再说了,他对于自己有正当理由逃避回家过节而让自己的两个哥哥*代替自己去受母亲丑到哭泣的圣诞毛衣的荼毒感到幸灾乐祸。

"Q。"

"007。"

Bond刚刚解决了目标,正在五星级酒店的走廊上狂奔,Q用6秒的时间黑进酒店的监控和安全系统,R传来了酒店平面蓝图,在Q的指挥下Bond在各个房间里穿梭来去自如。

"Merry Christmas, Qutie. 抱歉圣诞不能跟你一起过。"就算敌人近在咫尺,Bond的声音听起来也没有一丝紧张或喘息。他总是这么不会挑时间,Q甚至能想象到现在Bond脸上得意的笑容。

"HAPPY Christmas."Q翻了个白眼纠正道,"我不信教。更何况连女王陛下也从来不说Merry Christmas*,为了英国和女王的特工先生。"

"毕竟我在保加利亚*,入乡随俗嘛。"Bond满不在乎的说。

"倒数5秒后开门出去,往左跑到走廊尽头就是安全出口,目前没有障碍。"Q的声音清脆冷静,"没什么好遗憾的,我不过圣诞节,不会饶恕我。*"

"目标已经解决,起码我还能赶得上新年。"

"如果你能成功让自己不被杀死的话。我的圣诞愿望就是你能听话点并且把设备都带回来。"

耳机里忽然传来连续的枪声,夹杂着远处保加利亚语的吼叫,让Q的心跳漏了一拍。

"007,报告状况!消防楼梯没有监控,我看不到你的情况!"

"该死!楼下有5个障碍,"更多的咒骂和枪声加入,"楼上有3个,我被包围了。"

"手表!用你的手表!"没有别的办法了。

"记得你的圣诞愿望吗?别担心,我总有别的办法。"

"007!别!请别这么做!"Q已经意识到Bond说的“别的办法”是什么,定位追踪的红点在22层不断闪烁,而蓝图显示这一层只有唯一一个看得到夜色的窗户。

回答Q的是玻璃破碎的巨大响声,通讯耳机估计在撞击中受到了损坏,传来尖锐的翁鸣声,让线上的其他人都不得不摘下耳机。Q依然在坚持得到回应。

"Bond!Bond?!回答我!跟我说话!JAMES!"Q简直气急败坏,该死的007!又擅自行动,又不听指挥,又弄坏设备!这可是22层!就算是传奇特工也不可能会飞吧?!

屏幕上的红点闪烁了两下之后消失了,通讯耳机最后传来嘈杂的电流声,然后归于寂静。

"老大!007失去联络!"R在身后报告。

这可真是圣诞节大礼包啊不是吗。

 

整个Q支部又忙活了两个小时,把酒店四周的监控录像翻了个遍。本该是坠落点的酒店后巷没有007的身影,入住的酒店房间也没有人归来的迹象。显示器上穷追不舍的敌人跟Q支部一样到处寻找着特工的身影,但都一无所获。

最后Q不得不把MIA*又一次上报给M,走出办公室时,Moneypenny给了他一盒包装精美的酒心巧克力,安慰的摸了摸他的手臂:"别担心,他会没事的。"她是MI6唯一知道他们关系的人。

Q给了她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没事:"谢谢你。圣诞快乐,Eve。"

 

继007的MIA已经过了5天,依然没有特工的任何消息。Q每天上班时屏幕角落总有一个窗口开着007的位置追踪,晚上在家盯着屏幕发呆的时候,两只猫咪会走过来跟他一起窝在沙发上,一只暖乎乎沉甸甸的睡在他腿上,另一只脑袋不断磨蹭着他的指节。

红点始终没有亮起来。

有时候外卖送到的时候,Q才意识到他点多了两人份的咖喱;他冲完十分钟的澡出来之后才想起不用给什么人留热水;他睡觉时习惯性缩到床的左边时才记起来他原来是一个人独占大床的;半夜因为手脚冰凉而冻醒的时候他怀念另一人永远火炉般的体温并且总是把他抱在怀里。

Q知道Bond会回来。他总是会回来。他只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而他已经开始想念他。

 

R从办公室门口探进头来:"头儿?大家都已经下班了!我先走了!"

Q支部刚刚成功结束009在法国的任务,确保他完整安全的登上了回伦敦的飞机,Q正埋头完成一大堆任务报告,不知不觉早就过了下班时间,Q的办公室外面已经一片昏暗。

Q从报告里抽出身来,给自己的副手一个感激的微笑:"辛苦了,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你也是,老大。新年快乐。"R转身离开之前瞄到杂乱的办公桌上最近频繁出现的好几个烟盒和装满的烟灰缸,决定还是跟秘书小姐打个招呼,不然老大的新年就要在办公室里度过了。

Q这才意识到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了。他不自觉又伸手拿了一支烟。

那支万宝路在Q的指尖夹到报告完成也没有被点燃,Q已经没工作可做,但他依然不想回到公寓。

"我就知道你还没走,"Moneypenny皱着眉出现在门口,瞟了一眼Q手上的烟,"你最近抽烟有点凶。"

Q苦笑了一下:"坏习惯。"他其实对尼古丁没有什么迷恋,只是偶尔想起的时候才抽一根。但是Bond失踪的这段时间,抽烟能稍稍缓解他紧张的神经和心里的不安,所以他这几天抽的有点多。

"晚上有约会?"Q注意到Moneypenny精致的妆容和精心挑选过的连衣裙。

"跨年约会,"Eve拨了拨头发,"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还有一点剩下的工作,可不想拖到明年。你快去吧,祝你愉快。"

Eve走近Q,拿走他手中的烟:"小骗子,答应我你一会儿就回去?"

"我答应。"

她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新年快乐,亲爱的。"

"新年快乐。"Q淡淡地说。

 

Q又花了一点时间给MI6的安全系统加了几个小补丁,然后在心疼家里的猫咪快要饿死之前不情不愿的离开办公室回到公寓。

Q泡了个热水澡,在浴缸里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他一遍又一遍在脑中回想着Bond失踪前和他最后的对话。

今年就要结束了。

Q泡到水变得温凉,指节的烟也早已燃尽,门外两只猫咪开始喵喵叫的扒门,担心自己的主人是不是淹死在浴室里,Q才摇摇晃晃的浴缸里爬出来。

他瞟了一眼钟,十点半。

他给自己泡了一杯伯爵茶,吃掉了外卖披萨,收拾好厨房,开始坐到沙发上跟猫咪们一起看电视。

十一点一刻。

电视上一集重播的神秘博士快要播完的时候,Q发现自己回头看门口的次数变得频繁,电视这时开始插播新年倒数活动的直播。

十一点五十。他还没放弃希望。

电视里现场采访的女记者一脸兴奋的说着什么,镜头不断在人山人海和灯火通明之间来回切换,Q一点也没费心注意播着什么。

十一点五十九。

五,四,三,二,一。

依旧是安静,安静与黑暗。

零点零一分。

没有什么在最后一秒应声而开的门,阳台上也没有任何动静。(没错,有时特工喜欢从阳台回家。)

电视里金光闪闪的烟花的光影映在Q苍白瘦削的脸庞上,显得有点落寞。他轻声跟两只小家伙说了声新年快乐,给了它们一个晚安吻。然后关掉人们互相拥抱亲吻的幸福画面,决定自己也上床睡觉。

Q蜷缩在床的左边,祈祷自己半夜不会被冷醒。他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依稀觉得没过多久,床右边的下沉压力弄醒了他。

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气味和温度,那只沉稳的大手揽过他的腰,手腕上冰冷的手表贴上他的皮肤。Q摸索着覆盖上那只温暖的手,感到这么多天来心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抱歉把你弄醒了。"Bond放轻了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听到他的声音让Q更加安心。Q翻了个身转进Bond的怀里和他面对面。

"你迟到了。"Q迷迷糊糊的抱怨,眼睛都睁不开。

"抱歉,我忙着实现你的圣诞愿望。"Bond带茧的大手轻轻抚上军需官的卷发,然后是脸颊,他的军需官睡意朦胧的样子让他勾起嘴角。

"哪一个?"

"带回设备以及让自己不被杀死。"

Q满意的哼哼了几声,脸又往Bond胸前埋了一点,Bond把Q整个人搂在怀里。

"新年快乐,Qutie。"Bond对着Q的耳朵轻喃。

"我爱你,James。" Q满足的轻叹。James对Q难得的突如其来的告白感到讶异,不确定他的军需官到底是醒着还是在睡梦中。

"我也爱你。"James又把爱人抱紧了一点,准备迎接他们在一起的新的一年。





TIPS:

*1:主不能饶恕的罪就是指同性恋,这个大家应该明白的吧,上帝认为这是罪。

*2:这里的两个哥哥私心有一点点Bondlock的设定,不过全文不明显。

*3:关于Merry Christmas这个说法,英国信的是英国国教,所以英国人根本不这么说,他们顶多说Happy Christmas或是Happy holiday,今年女王陛下的圣诞演讲也是这么说的。至于Merry Christmas这种说法,只有信正统东正教的教徒才这么说 。

*4:保加利亚就是东正教国家。

*5:这里的就是指上帝

*6:MIA:Missing in action.(不知道用的对不对…)

评论 ( 6 )
热度 ( 60 )

© JoceLyn007 | Powered by LOFTER